“三只松鼠”频陷舆论漩涡 线下门店能挽救下滑的*价吗

2021-12-29 04:37:21 文章来源:网络

三只松鼠宣传海报截图

12月26日,三只松鼠因为一则发布于2019年的宣传海报登上热搜,被网友认为有“丑化国人”之嫌。

而此前,三只松鼠曾因食品安全问题屡受质疑。在休闲零食赛道愈加拥挤的当下,被三只松鼠寄予厚望的线下门店能成为其营收的新增长极吗?

“三只松鼠”屡受质疑

此次三只松鼠事件,源于其在2019年10月发布的一则产品宣传海报,部分网友认为海报中模特的“眯眯眼”妆容有迎合西方审**而刻意丑化国人的嫌疑。

当日上午,三只松鼠通过其官方微**发表声明,称针对网友反馈模特妆容不符合大众审**并由此产生的不适感,公司深表歉意,并在**时间进行了页面替换,且已安排排查公司其他产品页面,拒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三只松鼠微**截图

易观新消费行业中心研究总监李应涛告诉天目**记者,2019年三只松鼠拍摄这则海报主要是为了蹭国潮风的热度,但当时企业对国潮的认知普遍不清晰,所以在模特选择上还是延续了以往所谓的“国际”通用**。近两年随着大众对国潮认知的不断上升,部分“国际**”已不再适用。

而这也不是三只松鼠**次登上微**热搜,此前曾多次因食品安全问题受到关注。

今年5月,市场监管总局在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中发现,由重庆家乐福商业有限公司成都分店销售的、标称安徽省芜湖市三只松鼠**份有限公司分装的开口松子,过氧化值(以脂肪计)检测值不符合食品安全****规定。双11期间,另有网友反映称,在直播间购买的三只松鼠每日坚果变质发霉,商家却以已开袋的坚果无法作为证据为由拒绝了网友的赔偿申请,引发广泛批评。

天目**记者在黑**投诉**上发现,关于“三只松鼠”的投诉量达到1200多条,其中大部分问题属于食品质量安全问题,比如发霉、变质等。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天目**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只松鼠“贴牌+代加工”的运营模式,是用轻资产运营来规避重资产的经营风险。但对于食品行业而言,代工模式尤为容易出现质量问题,企业将**重要的生产环节**给供应商,对产品品质的管控就容易成为漏洞。

线下门店能否成为新的增长极

图据三只松鼠官网

2019年7月12日,三只松鼠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互联网休闲零食****”,总市值一度超过360亿元。

不过,2020年6月以来,三只松鼠**价出现持续下跌,12月28日收盘价为39.90元,较**高时的91.09元已下跌近三分之二。

另外,三只松鼠第三季度**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其营业**18.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59%,相比2019年同期减少17.88%。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历年**报中,可以看到三只松鼠的销售费用在大幅增长,2016年与2017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9.18亿元、10.75亿元,而在2019年与2020年的销售费用达到了22.98亿元、17.12亿元。

朱丹蓬认为,三只松鼠营销费用的上升,基于两个大方面的投入。“**,线上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促销力度越来越大。第二,这两年三只松鼠一直在花重金去打造线下实体门店,因为此前线下一直是它的**伤。”

根据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测,2022年**休闲零食行业总体零售额规模约为1.56万亿元,其中线下零售额达1.30万亿元,占比约为83%。

三只松鼠在2020年年报中写到,其2020年度线下业务占比达26%,预计2021年度线下业务占比达到33%-35%。不过三只松鼠也认为,从**模式到线上线下全渠道经营的差异对公司组织能力提出新的要求,这个过程存在组织能力不完善将使得战略实施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公司的短期经营目标的达成。

李应涛还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休闲零食企业进入赛道,新品牌层出不穷,三只松鼠原有的竞争优势难以持续,虽然不断加大销售费用投入可以获得持续增长,但是对于其盈利能力也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来源:天目**

12月27日零时55分,经过约6小时,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圆满完成第二次出舱全部既定任务,航天员翟志刚、叶光富安全返回天和核心舱,出舱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此次是空间站阶段中**天员第4次出舱。先后完成了全景相机C抬升、舱外作业点脚限位器安装及相关工效验证、携物转移验证等任务,为后续出舱活动进一步积累了经验。

此次空间站核心舱全景摄像机由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804所“智”造,具备360°全景视场实时成像功能,首次在国内航天领域实现多路图像实时拼接融合,能够实现水平180°视场的高清视频输出,以及水平360°、垂直100°视场的全景照片输出;首次设计了在轨抬升功能,确保全景相机从入轨、在轨全流程的可靠应用。

空间站全景摄像机安装于空间站舱外,由我国现役推力**大的“胖五”发射升空。在飞行的主动段,摄像机需克服强大的振动和器箭分离时大量级的冲击。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型号团队在结构上对摄像机核心器件图像传感器进行了优化设计,既能抵抗振动的“刚”,又能吸收冲击的“柔”,靠着这“刚柔并济”,摄像机就能安全地进入太空。

神舟十三号乘组两名航天员成功出舱(新华社)

为什么要抬升全景摄像机?直接固定不是更好?原来,为了使全景摄像机能够监视到更高、更远的有效目标,在垂直方向的视场能看到机械臂运动到更高处的状态,就必须让摄像机“站”得更高。不过,由于在发射阶段,全景相机受限于“胖五”的整流罩直径,型号团队只能先给全景摄像机安排一个“小矮凳”让其就位,等空间站入轨后再择机靠航天员出舱给摄像机换一个“大高凳”。

为了确保航天员出舱后在**短的时间内完成全景摄像机的支架抬升工作,型号团队创造**地开发了一套符合工效学评价的专用把手和防飘组件。专用把手既可保护全景摄像机在搬运过程中镜头免受碰擦,又可使航天员在舱外能够轻松完成全景摄像机的抬升。防飘组件保证在全景摄像机抬升作业过程中把手或全景摄像机本体不会因为失重而飘走,能够稳稳地固定在安装面上。

两名航天员在舱外是如何工作的?据了解,从出舱前的准备,到携带维修工具攀爬或靠机械臂运输到全景摄像机C的维修更换点,大约需要历时2至4个小时,而抬升支架工作由于只需航天员通过通用电动工具及徒手插拔接插件,该作业仅需半个小时即可完成。抬升后的全景摄像机C具备了更好的观测角度,可以将航天员出舱及机械臂等舱外设备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来源:上观

上一篇:数字手写技术迎来“芯”突破 汉王友基携创新产品亮相高交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滁州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