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汽车,如何安全上路?

2022-08-04 19:37:24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封面**

自动驾驶汽车如何能够上路行驶?8月1日,深圳开始实施自动驾驶领域的首部地方立法。从有人驾驶到无人驾驶,乘客体验如何?从有条件自动驾驶,到高度自动驾驶,再到完全自动驾驶,还需要跨越怎样的障碍?《**1+1》邀请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智慧交通处副处长杨东龙,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杨殿阁,共同关注:自动驾驶,如何安全上路?

8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中所针对的智能网联汽车,**括有条件自动驾驶、高度自动驾驶和完全自动驾驶三种类型。 自动驾驶立法,为何能在深圳先行先试?这部法律,如何保障自动驾驶车辆的安全上路?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智慧交通处副处长 杨东龙:《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出台主要是为自动驾驶车辆上路行驶扫清法律障碍。如果自动驾驶车辆要上路行驶,首先必须满足《条例》所规定的地方**,获得相关准入后,到交警部门进行机动车登记后才能够上路行驶。按照《条例》要求,上路行驶的**实际上现在正在制定过程中,会根据自动驾驶的等级,制定不同的**,等级越高要求就会越高。8月1日《条例》落地,但随着细则出台后,企业自动驾驶的车辆,只有达到了**或者准入才能够销售并且行驶。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智慧交通处副处长 杨东龙:整个自动驾驶车辆的安全**,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这个体系里**主要是满足几方面的**内容:①功能**:自动驾驶车辆要能够识别一些障碍,能够识别一些危险,识别红绿灯,并且能够做一些自动避障避险,甚至一些紧急刹车等,这就是我们的安全要求;②**能安全**: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个对安全非常高要求的产品,不像手机,我们可能用手机100天**机1天或者**机一两次都无所谓。但是汽车只要一**机,有一些系统上的**能稳定问题,会造成巨大的生命**产损失。所以对**能的**,必须稳定可靠,并且具有冗余系统;③数据安全**:我们对数据安全,还有网络安全隐私保护方面也有一些相应的**。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智慧交通处副处长 杨东龙:如果我们通过在路上布设一些感知设备、通信设备,以及控制设备,那么就可以对自动驾驶的车辆赋予更强的感知能力和控制力。同时也可以为一些特定的车辆,例如公交、出租这些公共交通,或者救护车、消防车等等一些有优先通行路权的车辆,对它们进行信号优先控制,这样的话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高效、安全,更高品质的交通出行环境。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智慧交通处副处长 杨东龙: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我们已经是做出了一定的规则,传统道路交通安全的规定,它首先是基于有人驾驶,但自动驾驶汽车,它的特点是系统代替了人在特定条件下进行驾驶行为。针对这种特点,整个《条例》做出了明确规定,并且分了两类:一类叫做有驾驶员,如果有驾驶员,出了事故,我们就按照现有的驾驶员的传统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来进行责任事故认定;如果无驾驶员,我们就会按照“谁受益谁担责”原则,先是由车辆的所有人或者是管理人来进行赔付承担责任。如果发现车辆事故,是因为车辆的设计缺陷导致造成的,那车辆所有人和管理人是可以依法向车辆的生产设计商进行索赔。这样就是遵循了先赔付后追偿的原则。

我国自动驾驶技术不断成熟,相关制度的建设也在逐渐完善,**体系也在进一步发力。深圳的立法尝试,能给其他城市带来哪些借鉴?推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行稳致远,又该怎样保障监管和安全?

本文转自:经济日报

**近,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居民惊喜地发现,当地公交系统升级了——崭新大气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替代了过去的燃油车。全市运营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达到50台。

乌海市境内煤炭资源富集,素以“乌金之海”著称。作为新兴工业城市,乌海不断**资源链条,培育煤基产业,逐渐发展成为全国重要的煤焦化工基地和氯碱化工基地。煤焦化工、氯碱化工两大产业均副产氢气,每年产生工业副产氢气约80亿立方米,占内蒙古自治区的75%。发展氢能产业条件优越,前景广阔。

乌海化工**份有限公司建成的国内首条液氢生产线,不仅填补了国内民用液氢的空白,也为当地液氢商业化应用打开了发展空间。“公司是以生产PVC为主的氯碱化工企业,生产过程中产生20%的氢气一度被当成废气排放掉了。”内蒙古乌海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红飞告诉记者,利用生产PVC产生的热裂合成气制氢,与其他制氢方式相比,具有纯度高、成本低的特点。为有效提高能源的全效利用,公司依托现有的氯碱化工循环经济基础,规划建设了年产5万吨氢能源项目,配套建成400**立方米的电解水制氢站。采用管道输送的方式将氢气直接送往加氢站,为氢燃料轿车、大巴车及工业车辆提供氢气动力。

与此同时,内蒙古赛思普科技有限公司年产30万吨“氢基熔融还原法”高纯铸造生铁项目,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中试,标志着世界首创的氢基熔融还原冶炼技术开始在乌海走出实验室。与传统的高炉炼铁工艺不同,氢基新工艺在推动传统“碳冶金”向新型“氢冶金”转变的同时,冶炼过程中产生大量的高温可燃气体能够二次利用发电。“除了满足企业自身用电外,每小时还可以向电网送电4万千瓦时。”内蒙古赛思普科技有限公司技术开发处主任卜二军介绍,氢基熔融还原法冶炼项目,简单地说就是一种使用氢气作为还原气体进行炼铁的技术,每年可利用氢气1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1万吨。

3年来,乌海市出台了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制定了关于加快氢能产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乌海市加氢站管理办法等多项配套政策。制氢方面,2019年建成投产全国首座日产600公斤、年加注量可达108吨的民用液氢工厂,源通煤化集团等3家企业焦炉煤气制氢项目正在积极推进前期工作。储氢方面,东源科技集团已自主开发加氢**并完成加氢压缩机样机制造。加氢方面,建成投产自治区首座加氢站。用氢方面,氢燃料电池公交车、氢基熔融还原高纯生铁生产先行先试。氢能装备制造方面,海易通集团建成年产2000台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组装线。

“虽然拥有较强的工业副产氢气优势,但目前发展副产氢气提纯、增加副产氢气回收量、提高氢能源利用率的企业不多,可提供燃料电池汽车车用氢气较少,氢源还不足以支撑目前和未来氢燃料电池汽车增长需求。”乌海市能源局有关负责同志表示,乌海氢能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全产业链基础薄弱,科技创新投入不足,氢能产业在立项、审批、实施、运营、监管等方面存在一定政策空白或机制障碍。

上一篇:比亚迪凭新能源汽车首次跻身世界500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滁州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